“疑因舉報村官遭報復”續:舉報人遭前村支書哥哥掐脖子

2020-09-02 10:41:32來源:法制周末

▲在建民村委門口,陳珠俤拿著材料實名舉報村干部涉嫌貪腐。

昨日,平潭綜合實驗區敖東鎮建民村陳珠俤的脖子還有點酸、頭也有點暈。8月26日上午,他遭到前村支書劉孫蘭哥哥劉孫章雙手掐脖子,還被追到家里“討說法”。此前,他舉報前后兩任村官涉嫌貪腐問題,其中提到“前村支書劉孫蘭的哥哥家也有違建”。(此前文章:平潭村民疑因舉報村官遭打擊報復 房子被拆半截形同“豬圈”)

目前,敖東鎮派出所已介入調查。

村支書的哥哥追到家里來打人

陳珠俤稱,8月26日下午3點多,他從敖東鎮農商銀行取了點錢,騎電動車回吉水自然村的家里,途經安海村時被后面超上來的小車逼停了。“你敢舉報我違章,你不要命了。”一名男子從車上下來,雙手掐住陳珠俤的后頸脖子,將其按在電動的龍頭上,上下按壓。

“對方力氣大,我被按住喘不過氣來,大叫。”陳珠俤說,他好不容易掙脫開來,才看清對方是前村支書劉孫蘭的哥哥劉孫章。吉口村的林巧玉和林品嬌當時在附近,看見他被劉孫章欺侮的情形。

“走,到你家里去說。”劉孫章放開陳珠俤,還遭他臉上吐了口痰。

事發地距陳珠俤家只有500-600米,陳珠俤惶恐地騎電動車回家,不時回頭看,小車一直跟在后面。“到了我家門口,劉孫章下了車,舉拳就追打過來。”陳珠俤說,他兒子、女兒聽到聲音,從屋里跑出來,制止了劉孫章的暴力行為。“打了我爸爸,還追到家里來,哪有王法呀。”陳珠俤的兒子非常氣憤,阻止小車開走。

▲劉孫章(后排左)開車追到陳珠俤家門口討說法,引起陳珠俤家人及鄰居的不滿。

期間,劉孫章打電話給弟弟劉孫蘭,聊了好長時間。陳珠俤說,不久他接到堂哥的電話,說劉孫蘭打來電話,詢問相關情況,意思是不要把事情弄大。

在陳珠俤的家人報警后,敖東鎮派出所民警很快趕到現場,將劉孫章、陳珠俤雙雙帶到派出所調查、做筆錄。

據介紹,劉孫章今年50多歲,身體強壯,作風彪悍,在附近海里種紫菜。

▲敖東鎮派出所的報警回執

舉報村官白吃羊肉惹麻煩

陳珠俤家住建民村吉口自然村67號,是吉口自然村的小組長,

2019年9月的一天,他家在2014年加蓋的兩房一衛被政府強折了。敖東鎮政府認為,陳珠俤老房子雖然蓋了好多年,但是證件不齊全,原則上是違章建筑。“這次拆房是村里上報上來的清違行動,鎮里安排執法人員配合。”

“全村很多人都存在違建,包括村主任的堂叔劉國榮家、前村支書劉孫蘭的哥哥家的,為什么只拆我家的?這是打擊報復。”陳珠俤說。

有人私底下告訴陳珠俤,他寫信舉報村干部,才招來不枉之災。這次,陳珠俤遭到前村支書劉孫蘭哥哥劉孫章掐脖子,就是證明。

▲陳珠俤家被拆半截的房子。

原來,陳珠俤是一個老實農民,家里田地少,平時養些山羊貼補家用。近幾年,他舉報村干部違法違紀,是因為看不慣村干部白吃山羊還要拿假收據去報銷。

據村民介紹,2013年左右,時任建民村村主任的劉大肉、時任村黨支書記的劉孫蘭向陳珠俤陸續購買了6只羊,共計價款1.6萬元,均未付款。此后,陳珠俤討要賣羊款,得到的回復是,“要錢可以,但必須開具勞務費”。

陳珠俤不理解,村領導買山羊吃肉,為什么卻要村集體來付款,還要開具“勞務費”收據。但是,賣羊款被拖太久了,陳珠俤不得不按村干部“指示”,開具“為村里提供勞務”的收據才領到錢。此后,現任村領導也向陳珠俤買了兩只山羊,要求他開具做工工錢報賬。

陳珠俤認為不合理,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同時舉報村干部涉嫌其他貪腐問題。陳珠俤的舉報材料經媒體報道,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也給他帶來不少麻煩。陳珠俤接到好多實名、匿名電話,讓他小心點,其中不少人身威脅的恐嚇電話。

村干部私建碼頭致百畝良田被淹

村民舉報稱,平潭綜合實驗區海關國檢工程征用吉口自然村陳泉英生產隊海灘園頭七隊碑古穴森林變耕地6.5畝,村里獲得補償款97萬余元,但財務卻沒有公開,不知這是不是也被前任村干部劉孫蘭等瓜分了。

▲村民舉報劉孫蘭違建碼頭,導致海堤的排洪閘門被堵死。

此外,村民舉報材料還稱,平潭試驗區水電局為了排洪泄洪問題,設計要求東側海堤留下兩扇閘門。

然而,從2013年開始,在區管委會環島指揮部和華東村交界處,劉孫蘭等村干部侵占空地10余畝違建碼頭,從而導致東側兩個排洪泄洪閘門被堵死,無法進行排洪泄洪。劉孫蘭等人進行大規模做走私柴油,將碼頭租給東沃歐白馬老板,一年租金60萬元。

后來臺風登陸,海灘幾百畝良田受淹,洋中村10多戶民房被淹。經上級檢查取證,勒令拆除。劉孫蘭等人強迫老人會出具集體集資籌建的假證明,此事后來不了了之。現村民要求有關部門下來徹查,及時拆除違法私建的碼頭及油庫,疏通排洪閘門。

▲村民舉報劉孫蘭等人侵占土地私建的油庫

此外,2007年至2009年3月,上級政府下撥30萬元專款到建民村委,用于修復安海沃漁港。而當時劉孫蘭等只買了幾十個浮球和繩子做做樣子,應付上級檢查,總共花費約13萬元,其它的錢都被相關人員給瓜分了。

同時,平潭環島路壇西大道征用原劉明、尾發的采石場8.5畝土地,建民村委會獲得100多萬元征地補償款。而劉孫蘭等人卻只發給采石場股東每人5000元,剩余數十萬元不知去向。

據村民介紹,劉孫蘭遭到村民多次舉報,不但沒有處理,還被提拔重用了。目前,劉孫蘭被提拔到金井片區管理局項目建設工作小組任副組長。

根據刑法第382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是貪污罪”。依據相關司法解釋,村一級干部有上述行為亦應以貪污罪論處。

那么,建民村的相關村干部,是否應當受到法律和紀律的追究呢?期待紀檢監察部門能夠嚴格執紀執法,對發生在人民群眾身邊的貪污腐敗問題進行嚴厲打擊!(新民法治)

原文鏈接:https://page.om.qq.com/page/O41tDBCFiDEdkgLYVHiD_ocw0

[責任編輯:XDK20]

最新內容

法制與社會雜志國內刊號:CN53-1095/D 云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D-2016-03 工信部備案號:滇ICP備13003036號-1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版權聲明| 工作人員| 記者公示| 新聞許可證| 營業執照| 刪稿指南| 新聞訂閱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886號

云南法制與社會雜志社 版權所有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