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蓟州:这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是真是假?

2020-08-26 16:09:25来源:法制与社会作者:杨易峰 樊家霖

本刊记者 杨易峰 樊家霖

"真没想到,我被这样一起'道路交通事故'害了。"天津市蓟州区桑梓镇的白起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事后被诉巨额赔偿时我发现不对,即向交警部门多次反映事实情况,但至今没有得到纠正结果。"

一个月前,白起龙向本刊投诉了一份关于道路交通事故的反映材料和视频图片。这是一起颇具蹊跷的意外事故。为此,记者赴天津蓟州进行了采访。

吊装货物工人从集装箱顶跌落

蓟州区白涧镇有一家"××活动房厂",需要多辆货车拉一批货物——活动房集装箱,拉送至北京市朝阳区。经人介绍,白起龙于2018年4月22日下午,来到了该厂。

到厂时,前面有一辆货车正在装车中。白起龙按照该厂负责人的安排,先在厂区等待。

过了一会儿,前面那辆车在厂指挥人员的指挥下,装好了活动房集装箱后离开。厂负责人告知白起龙,一会儿有他杨师傅(注:即杨某超)给你装车。白起龙应了声好嘞,即将货车开至吊车旁停好,打开车厢板等待装车。

据白起龙陈述,不一会儿,吊车师傅和杨某超等配合着,把活动房集装箱吊放在我的车上,我随即把车上的绳子拿下来准备"扎车"(固定集装箱)。这时厂负责人说我你干啥?我说扎车呀,要不半路上还不掉下来。厂负责人说别在这扎车,你上车上等着去,装完车让你走你去别的地方扎车去,你在这扎车,后面还有好几个车呢,哪就装完了?你上车等着吧。我说行。然后我就把我的扎车工具放在车厢上,就上驾驶室等候他们的指挥。

白起龙说,我在车上等了好长时间,就听见有人指挥说"走走走",我听见挪车的指挥声,然后看看车的反光镜,左右、前方没有情况,就挂挡松手刹启动车辆。但车刚刚启动(大约一米),就听见后面人喊"站住站住",我马上踩刹车把车停住了,跟着下车观察,就看到装车人员杨某超在我车后方的地上躺着。我问咋了?他们在场人说他由集装箱顶上掉下来了。大伙说别的先别管,先把杨某超送医院去,然后有人打了120。

等待120期间,厂负责人责怪说,你动车把杨某超掉下来。白起龙责怪说,你们厂指挥喊走走走我才动车的,让我站住我才停的,货没装好,你们就指挥动车,你们没看到他还在集装箱上拿着吊箱绳吗?!双方责怪中,大伙都劝着说现在谁也别说谁的责任了,事出了得想解决的办法,争论半天推卸责任也没用,先给伤者看病要紧。过了一段时间,120来了。

白起龙反映负事故全责的经过

120拉走杨某超后,厂方与白起龙为怎么解决这一意外事故引起争执。厂方得知白起龙车有保险,便让白起龙先报保险公司。

白起龙打电话向保险公司说明发生装车事故的经过情况,保险公司问报警了吗?白说还没有。保险公司让白先报警,并告知白起龙,照你这样说,受伤的是厂里的作业工人,不是你随车上人员,也不是你座位上人员出的事,这次事故不在理赔范围之内,保险公司不负责这次事故理赔。保险公司把事故所在地区的保险员电话给了白起龙,让白联系保险员出现场看看。

白起龙把与保险公司通话的内容向厂负责人说了一遍,然后说你们大厂子开着,工人杨某超就没有保险吗?厂方说有啥有呀。有人建议说,待会儿保险员来了就说装车时倒车没看见,把杨某超撞伤的就行了。

"我说行吗?但厂方催我报警,然后我就报了警,并和保险员通了电话。"白起龙回忆起当初的事故情景时说。

白起龙说:"过了一会儿,交警事故组的肖警官来了。肖警官把我车的手续收后做记录,询问我这是咋回事?我就按照他们的说法说是倒车撞的。肖警官问伤者呢?我说送医院去了。肖说那行了,保险报了吗?我说报了。肖说让保险员做了出现场记录,你把车放停车场去,然后就做保险一些手续。"

"我跟着清障车将我车放到上仓停车场后,在回家的路上,我接到肖警官打来的电话。肖警官问我你是白起龙吗?我说是。他说我是事故组交警肖某某,你在这次事故中没有说实话,以我多年出警经验,杨某超的伤不是倒车撞的,具体咋受的伤,你必须如实向我说明。肖又说,明天早上八点半,你到交通队事故组找我,把事情的真实经过和我说清楚。"

"4月23日早上,我准时到了交通队事故组。肖说你昨天说的不是真实情况,知道报假警是什么后果吗?报假警可能要坐牢的。我一听问题大了,就如实的向肖警官说明现场是厂方装车中出的事故,而不是我倒车撞了人的真实情况,但杨某超当时怎么掉地的我不清楚,厂负责人让我在车内等着听指挥而没看到详细经过。肖听完后说,照你这样说,你的车险不起作用,保险不赔的。我着急说保险不赔咋办呀?过了一会儿肖警官说你先回去吧,我再了解了解情况。"

白起龙继续说:"转天4月24日,肖警官来电说你来事故组吧,我就马上过去了。肖说你的车险有一个座位险有效,就报你的座位险吧。我自己都不清楚,他肖警官怎么知道?我一愣,说那报吧。肖说咱们把出事的笔录再做一下。然后肖警官问,我答。最后肖说,你有个10万元座位险有效,为了给你减少报保险划分责任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次事故你就承担全责吧。我忙说承担全责得花多少钱呀?肖说我去医院看了一下杨某超伤情,现在他刚花了一万多元钱,这次事故有四五万元足以赔偿。我又问如果保险费不够怎么办?肖说最多有六七万元可以了事了,你放心签字吧。我就按肖警官的话在他做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上签了字。"

事隔约一年突遭诉赔25万余元

2019年3月28日,原告杨某超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将白起龙告上了法庭,诉请判令被告白起龙赔偿原告医药费及各项损失合计25.7万余元(诉请判赔医疗费60340.69元。庭审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197049.40元)。

"近一年后,我突然接到起诉状,全身从头到脚一下子全凉了。这不是说四五万元或六七万元足以赔偿了吗,怎么现在要赔偿那么多啊?"白起龙说,"在应诉中,我多次向蓟州区公安分局书面反映事故的经过情况,请求协调解决,但未有回音。同时,我也找肖警官陈述反映原来事故责任这样认定于我不公了,要求重新认定事故责任,其后来不接我电话了。"

2019年9月2日,天津市蓟州区法院做出(2019)津0119民初4517号民事判决,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限额内赔付原告各项损失合计10万元,判令被告白起龙赔付原告剩余经济损失155390.09元,案件受理费由被告白起龙负担。

一审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开庭审理。一审判决惟一依据:本院认为杨某超与白起龙驾驶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经蓟州区公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队认定,白起龙负事故全部责任,杨某超无责任,交警部门的认定合法有效,予以采信。另查明,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保险限额为100000元/座的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

白起龙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一审中陈述了该事故的发生经过事实及该事故责任认定错误等的观点和理由,但未被采纳。

被告保险公司一审辩称,事故车辆在我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对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和过程不予认可,对事故的真实性不认可。因为事发后我司与白起龙多次联系,其称已将本案委托给一个姓肖的警官,具体事发过程及杨某超是如何受伤的,没有配合我司进行调查,凭现有材料无法认定杨某超是车辆起步掉落,还是因为自己的操作不当掉落。请求法庭查明案件的真实性和事发过程,以确定是否属于保险责任,否则对原告损失不予赔偿。

白起龙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于2019年12月16日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2019)津01民终7138号民事判决。

白起龙对事故认定的几个陈述

"我方认为这并非是道路交通事故,而是涉及厂区安全生产作业方面事故。即使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其责任认定也因人为所致而认定不公、而有错;如按诉讼审理,那么法院在庭审中全面调查了解清楚了事故发生的真实情况后,也不应该按此《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判令我支付100%的赔偿金。"白起龙认为,"因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我负全部责任,当时是被误导后为方便快捷做出的,而不是以事实为准的真实的事故责任认定。"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在"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一栏中是这么填写的:2018年4月22日10时00分(注:后用水笔涂改为17时00分),白起龙(男,42岁,驾驶证号120×××××××××××375)驾驶京ACQ027号重型货车,在蓟州区白涧镇××活动房厂院内起步时,未保安全,将其车后斗集装箱上的杨某超(男,33岁,身份证号120××××××××××××515)甩出,造成杨某超受伤的交通事故。当事人白起龙驾车未保安全,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一款之规定,负事故全部责任;当事人杨某超不负事故责任。

另外,"损害赔偿调解结果"栏显示:当事双方就损害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

白起龙说,原来杨某超掉地,是因为该厂活动房集装箱吊装上我车,受厂方按排工作的杨某超进行高空作业,在吊车还吊着的集装箱上去摘吊钩绳,现场指挥人员指挥我配合动车,其摘绳后不慎失控,从三四米高的集装箱上摔落致伤。

另外,事发时杨某超自己有高血压病史多年,之前还做过脑肿瘤手术(有病历。杨某超的病史在法庭上也予承认证实)。杨某超在"××活动房厂"工作,厂方安排其集装箱装车施工,进行高空作业,厂方对其人身安全根本未尽责,忽视和放纵了危险事故的发生。杨某超不光自身有疾患,而且其也没有受过专业培训,既没有高空作业技术证,高空作业时又未系佩安全带采取安全措施,其自身违规操作作业,具有重大过错。

还有,据了解,厂方当时属于无照生产企业,又让工人违规施工作业;厂方临租的吊车司机也是无证作业,既没有上岗证,也没有吊装资质证书。厂方对吊装单位及吊车司机均没有尽到核验责任。

"交警出警后,从事故现场已经发现并知道这并不是货车撞人的道路交通事故,而是厂方区域安全生产吊装施工作业事故,杨某超摔落致伤有其自身和厂方的上述责任。其有严重病史,却因挣工资为厂方所用,隐瞒病史,其更不能进行高空高危作业。厂区内是独立封闭的,属厂方独立使用空间,并非是公共公开车辆通行的场所,不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公共场所停车、通行等的范围,不符合道路交通事故致伤情形。但交警之后不知受何因所使,仍以道路交通事故为由认定处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一款是: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未对事故形成原因分析,也根本未对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或者意外原因等作全面公正调查,该事故定性认定错误。按规定,接事故报警第一时间出警时,处理事故交警应为二人,如采用简易程序时交警可为一人。但本案特殊,刚开始时并非系简易程序处理事故,是后期交警的'解说'才让我负事故全责而采用所谓的'简易程序',本事故自始至终却只有肖警官一个人。"白起龙称,"所以,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经过事实情况是断章取义,不全面、不真实的。另,杨某超怎么又会是我货车上的'座位'客人呢?!"

白起龙还表示,由于对方是约一年后巨额诉赔,我顿时傻了,经咨询,因当时未告知复核权利事项,加上我没有文化,也不了解法律,而此时的我再对该事故责任认定提出异议,早过了复核申请的时效。

"当时被诱导'以险抵赔'签字,未进行事故公正调查和据实处理,我现在被法院强制执行,背负如此巨额赔付责任,家中却没能力支付。"白起龙反映称,"我是独子,家里上下老小五六口人主要靠我一个人干活维系生活。老人年事已高,我一接到诉状后怕他们担心受不了,就没告诉他们。在我忙于应诉和向公安交警机关不断反映情况时,我家的重担就落在老父亲的身上。后来判决下来后,为了执行赔付,老父亲终于知道了这件事,他生气,又着急,在一次为我家粉碎草饲料时,右手掌手指却不慎被粉碎机切断(其中大拇子、中指被整根切掉,食指和小指第一节被切掉),花去医疗费近2万元。真是雪上加霜!虽然法院判决了,但我为这道路交通事故一案仍在向蓟州区公安分局反映陈述,也给市公安局投寄了陈述材料,但目前还没有书面处理结果。"

时过两月尚未有采访核实回音

对于白起龙反映的交通事故情况是否属实,记者于2020年6月10日赴蓟州区公安分局进行采访。

蓟州区公安分局负责宣传的王科长接待了记者,并按照王科长的要求,记者前往蓟州区区委宣传部进行了核证和采访联系事宜。

围绕这起道路交通事故反映的焦点,主要是事故组是在怎样的情形下,依据什么,认定做出当事人白起龙负事故全部责任。就这一问题,记者希望采访交警事故组,了解该起事故事实和责任认定原因。王科长表示将当事人的反映陈述材料,请示汇报局领导后转交警事故组核实。核实是要一段时间的,待核实回报有结果了,由分局或经区委宣传部再告知具体的核实情况。

之后两个月间,王科长两次致电记者,告知当事人的反映陈述材料已转交警支队了,但由于近期工作忙,核实工作还未有最后结果,故还需缓后几日。到了7月份,记者先后两次致电王科长,询问是否有核实结果。王科长称交警事故组还未反馈,故还不便回复,表示再催问催问。记者表示如果可以,请安排告知交警支队电话或当事交警电话,直接电话了解采访一下也行,但事后未获电话。至发稿日止,记者仍未接到关于该道路交通事故反映情况及事故责任认定的官方正面核实回音。

本案反映的事故情况是否属实?事故责任认定孰是孰非?法院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做出了判决,是否就完全说明该事故责任认定没有问题?后事如何,何时才有明确的核实结论?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XDK20]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886号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