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rfhz"><listing id="zrfhz"><big id="zrfhz"></big></listing></address>

<sub id="zrfhz"><dfn id="zrfhz"></dfn></sub>

      <address id="zrfhz"></address>
      <sub id="zrfhz"></sub><sub id="zrfhz"></sub>
      <sub id="zrfhz"><var id="zrfhz"></var></sub>
      <address id="zrfhz"><listing id="zrfhz"></listing></address>

        <thead id="zrfhz"></thead>

      <address id="zrfhz"><var id="zrfhz"></var></address>

      <sub id="zrfhz"><var id="zrfhz"><output id="zrfhz"></output></var></sub>

        <address id="zrfhz"><dfn id="zrfhz"></dfn></address> <address id="zrfhz"><dfn id="zrfhz"><ins id="zrfhz"></ins></dfn></address>

            <sub id="zrfhz"><var id="zrfhz"><output id="zrfhz"></output></var></sub>
              <sub id="zrfhz"><var id="zrfhz"><ins id="zrfhz"></ins></var></sub>

              汕頭潮南村民正當維權被刑拘 疑有區委領導干預司法

              2020-08-21 23:10:46來源:網絡

              來源:微博“汕頭新聞超話”

               

              突然冒出一支施工隊,對村民正種植著莊稼的耕地進行開挖施工。于是,被弄得莫名其妙的村民們便站出來維權,要求施工方出示相關合法手續,否則就不讓施工。

              在鎮領導、派出所長的督促下,村委會才對將施工方的租地合同等審批材料進行公示。自此,村民再也沒有阻撓施工,建設項目得以順利完成。

              然而,一年半以后,公安機關卻以“維穩”為由,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之名將當時參與正當維權的村民進行抓捕。

              村民被捕后,施工方及業主單位均向辦案機關出具《諒解書》,以此證明當時村民們維權的正當性和合法性。但是,收到《諒解書》的辦案機關,非但沒有放人,反而揚言還要對更多的村民實施抓捕。

              上述事件發生在廣東省汕頭市潮南區,抓捕村民的是汕頭市公安局潮南分局。知情人透露,之所以村民“被維穩”,是因為區委某領導插手干預司法。

               

              種下的莊稼突然被施工隊給挖了

              2018年12月7日,一支不明來路的施工隊,攜帶機器設備,突然出現在汕頭市潮南區司馬浦鎮溪美朱林兜村種滿莊稼的耕地上,正對耕地進行開挖施工。

              為此,村民朱玉標、朱徐耀等人得知消息后,便來到施工現場,要求施工方出具征地用地等相關手續材料。

              12月10日,施工方在施工現場張貼公示了項目核準文件、用地范圍、施工圖等材料。

              此時,村民才知道,中海油粵東液化天然氣有限責任公司要建LNG配套工程。前來施工的單位為承包商河北省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的工程隊,他們建設的項目為“粵東LNG配套管線工程練江支流定向鉆穿越施工”,該項目途經溪美朱林兜村的耕地,因此要對該耕地進行開挖。

              由于當時耕地上還種植著很多莊稼,該開挖施工必將搗毀莊稼。為維護合法權益,村民們提出要求,既然施工方要搗毀村民莊稼進行施工,那就得讓村干部到場說明情況,并將施工方與村委會簽訂的租地合同向廣大村民進行公示。

              針對村民提出的要求,施工方覺得合法合理,于是他們便與村干部進行溝通,請求村干部到場向村民說明情況,并公示租地合同等材料。

              但令人意外的是,村支書朱喜財、村干部朱鎮武一直沒有出現,同時也拒不公示任何租地用地合同。至此,施工陷入僵局。

              無奈之下,施工方只能選擇報警。

              2019年1月7日,派出所民警來到施工現場后,村民們向民警說明了情況,并請求民警向村支書朱喜財傳達村民們的合理訴求,公示租地合同等合法文件。可是,包括村支書朱喜財在內的所有村干部,沒有一個站出來與村民進行溝通。

              直至2019年1月10日下午,司馬浦鎮黨委鄭堅偉書記、鎮政府鎮長、派出所郭廷光所長來到施工現場時,村支書朱喜財、村干部朱鎮武才一同出現。

              在施工現場,村民們向鄭堅偉書記提出上述知情權的請求。鄭書記認為村民們提出的知情權合法合理,于是立即責令村支書朱喜財,要求他必須在1月11日上午之前公示租地合同、施工圖等文件材料,以保障和維護村民們的合法權益。

              在鄭書記的監督下,村委會于1月10日晚在村委信息公示欄對該項目的租地等情況進行了公示。租地合同顯示,施工方向村委會交納了14萬余元的租金,但該租金并未分配給承包土地的村民。

              盡管如此,在村委會對租地合同等項目資料進行公示、知曉該項目的合法性以后,村民們就完全配合和支持施工單位的施工了。直至項目竣工驗收,施工方再也沒有與村民發生過任何不愉快的事。

               

              “被維穩”村民屬于正當維權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但是,在一年半后的2020年6月,汕頭市公安局潮南分局突然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由,將當時參與維權的村民朱玉標、朱徐耀兩人進行刑事拘留。

              朱玉標被帶走的時間是2020年6月7日中午,但直至48小時后的6月9日下午16:47時,警方才向朱玉標的家屬出具刑事拘留通知書,該通知書落款的時間為6月8日。6月24日,潮南區人民檢察院對朱玉標批準逮捕。

              在朱玉標被捕后,其家屬變得六神無主。為了解真實情況,家屬找到了業主單位中海油粵東液化天然氣有限責任公司,以及施工承包單位河北省安裝工程有限公司。

              為證明朱玉標等人當時屬于正當維權,業主方和施工方于2020年7月10日向辦案單位、以及朱玉標的家屬出具了《諒解書》。

               

              業主方中海油粵東公司稱:“2018年12月7日,我司承包商河北省安裝工程有限公司應我司的要求進駐汕頭市潮南區司馬浦鎮溪美朱村林兜片區,開展粵東LNG項目配套管線工程練江支流定向鉆穿越施工,該村的村民朱玉標、朱徐耀等人得知后便到施工現場要求我方出具用地等相關手續材料。12月10日,我方在施工現場張貼公示了項目核準文件、用地范圍、施工圖等材料,但村民要求增加公示我司承包商與村委會的租地合同,我司承包商隨即向村委會干部反映該情況,請求村委會回應村民訴求,村委會表示村民如有訴求,可以到村委會反映。此后因為村委會與村民溝通出現不暢,以致于在工程施工期間,村民們多次到施工現場維權。直至2019年1月10日,村委會向村民們公示了租地合同等相關材料后,村民們才沒有再到施工現場維權。

              我司認為,朱玉標等人之所以到施工現場維權,是希望能夠了解工程占用土地是否具有合法性,雖然他們在維權過程中給我司造成了損失,但其維權心切情有可原,我司對此表示理解,同時對朱玉標等人的行為予以諒解。”

              施工承包方河南安裝公司稱:“2018年12月7日,我司應中海油粵東液化天然氣有限責任公司的要求進駐汕頭市潮南區司馬浦鎮溪美朱村林兜片區,開展粵東LNG項目配套管線工程練江支流定向鉆穿越施工,該村的村民得知后便到施工現場要求我方出具用地等相關手續。我司人員隨即向村委會干部反映情況,請求村委會向村民們釋明情況并出具相關手續,但因村委會與村民們溝通不暢,也遲遲未向村民們出示相關手續,以致于在工程隊施工期間,村民們多次到施工現場維權。直至2019年1月10日,在鎮政府領導的要求下,村委會干部才于當天下午向村民們公示了租地合同等相關手續。村民們在確定工程有合法手續之后,便沒有再到施工現場維權了。

              近期朱玉標、朱徐耀等人因到施工現場進行維權而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潮南分局刑事拘留。我司認為,朱玉標等人之所以到施工現場維權,是在村委會未公示相關手續的情況下行使知情權的行為。雖然他們在維權過程中給我司造成了損失,但其維權心切情有可原,且在相關材料公示以后便沒有再到過施工現場,可見其意在保護集體土地,并沒有要致工程無法進行的主觀惡性,我司對此表示理解,同時對朱玉標等人的行為予以諒解,自愿不再追究其責任,懇請有關司法機關對朱玉標等人免于追究其刑事責任。”

               

              誰在利用司法公權制造社會矛盾?

              業主方和施工方出具的兩份《諒解書》表明,朱玉標等村民是在維護正當合法權益,且業主方與施工方均不愿意追究其法律責任。然而,潮南公安分局卻在所有社會矛盾均已完全化解的一年半后,對朱玉標等人進行所謂的“維穩”。

              朱玉標自始至終都是個遵紀守法的良民,沒有任何犯罪前科,從來沒有去任何部門進行上訪,也沒有在網上發帖擾亂社會秩序。再說了,就算項目業主和施工方是“受害者”,但其也已對朱玉標予以諒解。在這種情況下,公安機關究竟是在“維”誰的“穩”?如此“維穩”,算不算是利用司法公權制造社會矛盾?

              據知情人透露,朱玉標之所以“被維穩”,是因為他得罪了當地的村干部。這次被秋后算賬,正是個別村干部勾結潮南區委某領導的伺機報復;在該領導的直接插手干預下,司法機關成了當地個別村干部的合法打手。

              在朱玉標和朱徐耀被捕后,村干部公開揚言:還要對更多得罪過他們的村民實施抓捕!

              本以為村干部只是吹吹牛,村民們沒把他當回事。但沒想到的是,他們的話竟然在辦案機關得到了證實,確認警方還要抓捕更多的村民。一時間,弄得村里人心惶惶,許多村民有家不敢回,生怕也像朱玉標一樣被“維穩”。

               

              中央紀委等部門已多次發文,禁止領導干部插手司法、干預司法。然而,汕頭潮南區委的個別領導,膽敢公然挑戰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權威,指使司法機關濫用刑事強制手段對正當維權的村民實施抓捕,疏遠干部距離,人為制造社會矛盾和社會恐慌,逼迫人民群眾對公權力產生仇視。

              因此,希望此事件能引起廣東省委、省紀委監委等部門和領導的重視,并指派工作人員對此進行調查,追究潮南區委某領導及相關責任人的紀律和法律責任,及時化解當地村民對公權力的仇視情緒,拉近干群關系,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紀檢監察參考)

              [責任編輯:蔣杰]

              免責聲明:法制社會網轉載的信息,目的在于傳播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原作者個人觀點,與法制社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

              最新內容

              法 制 社 會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版權聲明| 工作人員| 記者公示| 新聞許可證| 營業執照| 刪稿指南| 新聞訂閱

              工信部備案號:粵ICP備2021080148號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