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rfhz"><listing id="zrfhz"><big id="zrfhz"></big></listing></address>

<sub id="zrfhz"><dfn id="zrfhz"></dfn></sub>

      <address id="zrfhz"></address>
      <sub id="zrfhz"></sub><sub id="zrfhz"></sub>
      <sub id="zrfhz"><var id="zrfhz"></var></sub>
      <address id="zrfhz"><listing id="zrfhz"></listing></address>

        <thead id="zrfhz"></thead>

      <address id="zrfhz"><var id="zrfhz"></var></address>

      <sub id="zrfhz"><var id="zrfhz"><output id="zrfhz"></output></var></sub>

        <address id="zrfhz"><dfn id="zrfhz"></dfn></address> <address id="zrfhz"><dfn id="zrfhz"><ins id="zrfhz"></ins></dfn></address>

            <sub id="zrfhz"><var id="zrfhz"><output id="zrfhz"></output></var></sub>
              <sub id="zrfhz"><var id="zrfhz"><ins id="zrfhz"></ins></var></sub>

              【基層連線】醫院抗“疫”戰斗二三事

              2020-03-15 23:56:36來源:云南省臨滄監獄作者:梅學康

              醫院抗“疫”戰斗二三事

              沒有一個冬天不能逾越

              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抗“疫”的時光,雖苦猶樂,大家在這久違的集體生活中,不斷發掘著“找樂趣”的潛能,值班執勤,仍然有健康的生活情趣相伴,這些小故事,是抗“疫”路上珍貴的回憶。

              故事一:“田螺先生”李光斌

              李光斌是醫院的內管值班警察,“雞鳴而出、月朗而寢”就是他一天的工作狀態。醫院里流傳著一句話,“醫院的一天,從李光斌起床開始。”

              這是罪犯新的一天,清晨6點,天色微明,起床鈴聲響起,李光斌已經穿戴好單警裝備,走出值班室,開啟監舍門,順序組織罪犯洗漱、早餐,為一天的改造生活做準備。

              這也是警察新的一天,李光斌井然有序地安頓好一切之后,回到值班室,拿出他的“清潔五件套”—水桶、抹布、掃帚、拖把、消毒液,開始了值班室“改造工程”。煥然一新的值班室是李光斌每天交給接班同事的禮物,為的是讓接班的同志在舒適安心的工作環境中開啟新的一天,投入新的戰斗。

              大家都說李光斌是醫院的“田螺先生”,是醫院最“賢惠”的大管家。

              故事二:“赤腳醫生”馬啟俊

              “消殺病毒、上門問診”是馬啟俊最近的必備功課。上午9點,下午3點,是馬啟俊消毒小分隊開始工作的時間,監管區公共區域、監舍……監管區每一個角落,都遍布了馬醫生的足跡。

              疫情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