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rfhz"><listing id="zrfhz"><big id="zrfhz"></big></listing></address>

<sub id="zrfhz"><dfn id="zrfhz"></dfn></sub>

      <address id="zrfhz"></address>
      <sub id="zrfhz"></sub><sub id="zrfhz"></sub>
      <sub id="zrfhz"><var id="zrfhz"></var></sub>
      <address id="zrfhz"><listing id="zrfhz"></listing></address>

        <thead id="zrfhz"></thead>

      <address id="zrfhz"><var id="zrfhz"></var></address>

      <sub id="zrfhz"><var id="zrfhz"><output id="zrfhz"></output></var></sub>

        <address id="zrfhz"><dfn id="zrfhz"></dfn></address> <address id="zrfhz"><dfn id="zrfhz"><ins id="zrfhz"></ins></dfn></address>

            <sub id="zrfhz"><var id="zrfhz"><output id="zrfhz"></output></var></sub>
              <sub id="zrfhz"><var id="zrfhz"><ins id="zrfhz"></ins></var></sub>

              “這是我應該做的”

              2020-03-10 12:29:15來源:云南省第三女子監獄

              “默默無聞,潤物細無聲”,這是云南省第三女子監獄所有警察對周倩一致的評價。

              在云南省第三女子監獄開展疫情防控工作中,周倩上交給組織一封言辭質樸的請戰書。

              “我請戰,疫情不退,絕不出監管區”。

              字字都是懇切,字字都是堅定。這是一封請戰書,更是一顆滾燙的心。

              “這是一個期待入黨警察應該做的事”

              “為什么會寫下這封請戰書?”面對提問,周倩的回答,只有短短一句話:

              “沒有為什么,只覺得,我應該這樣做。”

              應該做,這是周倩對于自己的要求。周倩是云南省第三女子監獄一監區的一名警察,這個“85”后的唐山姑娘,十一年前,因為實現“警察夢”,她通過了公務員考試,從老家河北唐山來到了云南昆明。疫情之下,周倩想起從長輩們口中說起的44年前那場唐山大地震。那場震驚世界的大災難,讓唐山這座百年工業城市成為一篇廢墟,但也是黨中央的一聲令下,無數的解放軍官兵,無數的醫務工作者逆行而上,從斷壁殘垣中,從瓦礫碎片中,將唐山人一個個解救了出來。這其中,就有周倩的爸爸。周倩的爸爸當時只有14歲,他被壓在一堆廢墟下,四周全是黑暗,近乎絕望之時,被幾名解放軍一點一點刨出來,那一點點透出的光亮,照亮了他一生的道路,那場景讓周倩爸爸至今還牢記在心。

              1987年出生的周倩沒有經歷過這場災難,但一出生,便在父親的遵遵教誨下成長。爸爸告訴周倩,“唐山人是懷著感恩之心生活的,身為唐山人,一定要愛黨愛國。”

              此次抗疫期間,身為重點培養對象的周倩再次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和請戰書。“入黨是我從小的志愿,也是我爸的心愿。我想成為一名黨員,現在也應該以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此時的周倩,更讀懂得了父親的感恩與熱愛。因為黨員要沖鋒在前,要發揮模范帶頭作用,作為一名唐山姑娘,作為一名監獄警察,周倩希望能為黨為國家發揮自己的小小力量,也希望和當初救出爸爸的解放軍一樣,不堅持到最后一刻,絕不后退。

              “我決心用我的實際行動接受黨對我的考驗,我堅決用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周倩在入黨申請書中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踐行在工作中,她做到了在危機中挺身而出,在大考中英勇奮起。

              “這是一對雙警夫妻應該做的事”

              周倩的丈夫,是強制隔離戒毒所的一名大隊長。此時的他,和周倩一樣,也守護在自己的一方戰場。

              丈夫眼中的周倩,生活中大大咧咧,工作中卻很盡力,“休產假的時候,她都要24小時把手機帶在身上,就怕單位有事找她。”

              說起周倩遞交請戰書的事兒,這個不善言辭的大隊長堅定的說,“我知道這事兒,我支持她這么做,這也是我們應該做的。”

              又是一句熟悉的“應該做的”,大家打趣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小兩口的回答竟然如此一致,當然,他們的堅守也是一致。大年初四,為了共同戰斗,周倩和丈夫把孩子留在了老家唐山,“這樣我們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一對夫妻,一座城市,一種堅守。對周倩夫妻倆來說,心連心并肩戰斗就是愛情最好的樣子。

              “這是一個青年警察應該做的事”

              在高墻下每一個夜晚22點,如果不是當值夜班,周倩都堅持夜跑。為什么要堅持跑步?周倩說,因為要增強抵抗力,保證自己能夠以足夠的體力,支撐到戰“疫”結束。

              當她身著作訓服,踏著月光,步伐輕盈,奔跑時耳畔只有風聲呼呼吹過,在夜與燈光的交替中不斷向前,周倩覺得,因為夜跑,她對堅持有了更深的認識。

              堅持就像陀螺一樣,轉的速度越快,鉚在崗位上就越穩。高墻里的戰“疫”時刻,檢查罪犯體溫、組織罪犯學習、疏導罪犯情緒、撥打親情電話,周倩讓自己不停運轉。

              “哪里最忙,那里就有她的身影。”周倩的同事這樣說,“她身上有一種魔力,看到她大家就會不由自主地跟著干。”在監管區,即使夜班過后,她依然精神抖擻的出現在大家面前。她總是說:“我年輕啊,年輕就應該多干點。”

              從最初的忐忑緊張到如今的坦然堅定,周倩在高墻內度過了一生難忘的時光,得到了伴隨她一生受用的財富,這是周倩作為一個青年警察的成長。

              一群人,一件事,一條心,一起拼,一定贏。一監區,在周倩的帶動下,“80后”年輕警察們滿懷信心、奮力拼搏,在監獄抗疫阻擊戰中成為有生力量。

              魯迅先生曾經寫過,“有一分熱,發一分光芒。如令螢火一般,也可在黑暗中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火炬。”

              今晚,周倩仍會夜跑,當她抬起頭,高墻里的燈光裝點成這座城市的璀璨星光,日夜堅守的她們,也成為了風景的一部分,那風景有多美,周倩是懂的。

              [責任編輯:謝南]

              免責聲明:法制社會網轉載的信息,目的在于傳播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原作者個人觀點,與法制社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

              最新內容

              法 制 社 會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版權聲明| 工作人員| 記者公示| 新聞許可證| 營業執照| 刪稿指南| 新聞訂閱

              工信部備案號:粵ICP備2021080148號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