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集体还是国有?山东姜建德案受质疑

2020-07-04 13:21:32来源:法制与社会

文 / 杨 峰 刘剑新

去年年底,山东省茌平县法院认定聊城市光明眼科医院(下称:光明眼科医院)是国有事业单位,该院原院长姜建德是国家工作人员,判姜建德犯单位受贿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姜建德一方认为,光明眼科医院是集体企业,姜建德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上述三宗罪不能成立,遂上诉。

今年4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单位的7名法学专家就本案进行论证并一致认为:光明眼科医院不属于国有事业单位,姜建德不是国家工作人员。

二审至今尚未开庭,哪一天才能开庭呢?姜建德一方盼望早日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茌平法院:姜建德犯三宗罪

原任光明眼科医院理事长、院长的姜建德,1959年8月出生于山东省阳谷县。

2019年1月10日,茌平县检察院以涉嫌单位受贿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对其决定逮捕。此后,该院向茌平县法院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指控姜建德犯三宗罪。单位受贿:被告单位光明眼科医院账外暗中收受药品返利2112.13余万元;贪污:被告人姜建德等共同贪污10万元;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2011年至2017年,被告人姜建德滥用职权,将本应由医院职工个人承担的个人所得税、购房费共计677.41余万元,决定由光明眼科医院承担,致使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茌平法院于2019年5月22日、10月23日、12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6月28日、10月22日茌平县检察院以补充侦查为由,建议延期审理,并在补充侦查完毕后建议恢复庭审。同日,法院恢复审理。

被告人姜建德及辩护人认为,姜建德不构成单位受贿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

茌平法院经查,被告单位光明眼科医院系国有事业单位,被告人姜建德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药品采购活动中账外暗中收受回扣,该行为已构成单位受贿罪,被告人姜建德作为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将本应由职工个人承担的款项决定由单位承担,致使国有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虽然被告人姜建德、杨某某、蒿某、周某管理账外资金是额外工作,但是发放劳动报酬有正规资金来源及流程,4被告人利用管理账外资金的职务便利,侵吞账外资金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关于单位受贿。茌平县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5月至2016年12月,在被告人姜建德担任光明眼科医院院长期间,被告人周某具体负责本院药品耗材采购工作,经集体研究决定,光明眼科医院在账外暗中收受医药公司及个人药品返利款共计2112.13余万元,主要用于发放医院职工的纯利润奖、专家会诊费、市场宣传费等。

关于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茌平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至2017年,被告人姜建德滥用职权,将本应由医院职工个人承担的个人所得税、购房费用共计677.41余万元决定由光明眼科医院承担,致使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关于贪污。茌平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姜建德、周某等利用管理本单位账外资金的职务便利,共谋以管理账外资金的奖励为名,2014年春节前,4人各分得账外资金0.5万元;2015年、2016年,春节前后,4人每年各分得单位账外资金一万元。4人共计侵吞公共财物10万元。

2019年12月17日,茌平法院做出(2019)鲁1523刑初5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姜建德犯单位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9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姜建德一方不服判决,遂于2019年12月25日上诉至聊城中院,请求依法撤销(2019)鲁1523刑初57号《刑事判决书》,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一审被指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判决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方面存在关键性错误。一审法院错误地把光明眼科医院的集体资产部分认定为国有资产,进而错误地将该企业认定为国有事业单位,并错误地将姜建德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最终错判了原本无罪的姜建德。”姜建德的妻子李翠英向媒体表示,“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上有四点错误。”

李翠英称,第一、姜建德所属的光明眼科医院不是国有事业单位,只是普通的集体事业单位,姜建德是招聘的院长,不是国有单位委派的国家工作人员。

光明眼科医院的前身是成立于1980年6月的聊城市供销社疗养院,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受市场经济大潮的强烈冲击,到1999年收不抵支,穷得连水电费都交不起,职工下岗各谋出路。虽然多次调整领导班子,但丝毫不见起色。在这种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疗养院被推向市场,面向社会招聘院长,以挽救濒临倒闭的疗养院。

1999年初,姜建德被聘为院长。此后经市政府批准疗养院也更了名。2月7日,聊城市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办公室为光明眼科医院颁发《事业法人登记证》,明确了光明眼科医院的经济类型为“集体”。

没有财政拨款,姜建德接手的光明眼科医院一贫如洗,只能通过职工集资购买药品和眼科医疗设备进行运营。就这样,经过几年的上下努力,医院逐渐起死回生,并渐渐发展起来了。

2002年,因老城区规划改造,光明眼科医院面临搬迁。在市政府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通过招、拍、挂,医院取得了30亩土地使用权。因为没有财政拨款,仅仅依靠医院自我积累的资金无法解决,于是全体职工再次集资和以个人或亲属名义从银行贷款取得资金,建起了眼科新大楼。此后医院在采购大型设备、进行装修时,又多次进行职工集资。

2018年7月,姜建德等人被以涉嫌单位受贿、私分国有资产罪等罪名立案调查了。“对此罪名我们不能接受,因为光明眼科医院不是国有事业单位,只是普通的集体事业企业。”李翠英说。

追根溯源,从举办主体来看,光明眼科医院的举办主体是聊城市供销社。根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章程》第2条的规定可知,聊城市供销社是以农民社员为主体的集体所有制的合作经济组织,故光明眼科医院的举办主体并非国家机关。从举办资产来看,是供销社用下属集体企业的增长利润办的,故光明眼科医院的举办资产源于集体企业,并非是国有资产。从发展历程来看,光明眼科医院一直没有财政及上级部门经费补助,自筹资金办院,未曾注入国有资产。在医院采购大型设备、新建眼科大楼、装修等重大事项上,多次依靠职工集资和银行贷款。从原址土地使用情况来看,该土地使用者为原疗养院,并未更名至光明眼科医院名下。可见,光明眼科医院既不是由哪一级国家机关举办的,也不是由其他组织利用国有资产举办的,是由集体经济组织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普通的集体事业单位,不是国有事业单位。姜建德是市供销社在1999年招聘的院长,并非国有单位委派的院长,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

第二、光明眼科医院的现有资产不是国有资产。国家财政从始至终就没有向光明眼科医院投资过一分钱。现在光明眼科医院的资产都是本院职工集资和增溢的资产,与国有资产没有任何关系。

第三、光明眼科医院替职工垫付税款、购房款,没有侵害国家利益。光明眼科医院不是国有事业单位,它的资产也不是国有资产,光明眼科医院替职工垫付税款及购房款,就没有侵害国家利益,也谈不上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第四、光明眼科医院使用的土地不是国家划拨的,而是有偿取得的。光明眼科医院现在使用的土地是通过土地招、拍、挂,有偿取得的出让土地。光明眼科医院的前身——疗养院使用的土地在2008年房屋拆迁时,已被国家收回。市供销社领取的拆迁补偿款不包含土地补偿款。市供销社将该款中的200万元向光明医疗集团参股。光明医疗集团每年度末将10%的资金使用费交予市供销社。

“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主要有三点。”李翠英向媒体表示,“一、国家法律明确规定,定单位受贿罪的前提必须是国有单位,而光明眼科医院不是国有单位,不符合定罪条件。二、国家法律明确规定,定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的前提必须是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姜建德是聘任的,不是国家委派的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也不符合定罪条件。三、姜建德是招聘的院长,光明眼科医院是市场化运作的集体企业,他有权利自主确定工资、奖金的分配方案,他从劳动强度、工作量等方面考虑,发放10万元额外奖金,没有什么不妥。一审判决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都有错误。姜建德不构成单位受贿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

法学专家:既非国有事业单位也非国家工作人员

2020年4月3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等单位的7名法学专家,对姜建德涉嫌单位受贿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的相关问题举行专家论证。

参加论证会的各位专家一致认为:光明眼科医院既不是由国家机关举办,也不是由其他组织利用国有资产举办,不属于国有事业单位,姜建德虽然具有副处级的行政级别,但没有与行政级别相对应的待遇和职责,不是国家工作人员。

聊城中院:何时开庭未定

自姜建德提起上诉受案后,聊城中院至今尚未开庭审理。

那么,未开庭的缘由是什呢?何时能开庭?

2020年7月2日,媒体致电聊城中院,得到的回复是:检察院正在阅卷,何时开庭未定。

据了解,姜建德一方已经将相关诉证依据材料等向二审法院进行了提交。

姜建德上诉一案,其核心问题是,光明眼科医院是不是国有事业单位?姜建德到底是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姜建德是否犯有上述被指控的三宗罪,何时审理宣判,媒体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蒋杰]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886号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