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新北区:一起先征后批程序违法的行政诉判案

2020-09-06 11:16:06来源:网络

文 / 杨 剑 文溪音

“本案查明事实表明,新孟河拓浚工程所涉集体土地征收确实存在先征后批情形,但集体土地征收的审批手续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备”,“原告诉请确认补偿协议无效,于法无据”,“涉案协议不存在重大明显违法”。

这是江苏常州新北区法院2020年8月30日做出的一份行政诉讼判决书的内容。此案的原告是常州市鸿运金马金属制品厂(以下简称:金马厂),被告是新北区西夏墅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镇政府),所涉案由是集体土地上非住宅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纠纷。

对于法院的上述认定,金马厂负责人徐红英和律师均感到困惑。法院认定“审批手续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备”,证据何在?既然认定了镇政府先征后批,那就违法在先,“涉案协议不存在重大明显违法”又是啥意思?他们认为,判决离奇,有偏袒镇政府之嫌。

猫腻:通过信访,两年后才给“协议”复印件

2019年12月24日,金马厂向新北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称:2016年镇政府以新孟河拓浚为由,要求原告配合拆迁。在此期间,原告要求被告出具关于新孟河建设的合法手续,及被告与项目主体之间签订的委托拆迁协议等手续,被告一直未能出具。2017年10月,被告口头通知原告拆迁补偿款共计1380万元,要求原告在空白的《拆迁补偿协议》上盖章签名,并将《拆迁补偿协议》收回。2019年9月,原告才从被告处获取《拆迁补偿协议》复印件,发现补偿款仅为980万元。且被告未向原告出示新孟河项目征收拆迁合法手续及房屋评估报告、附属设施估价表。被告拆迁的行政行为违法,请求法院判决该协议无效。

金马厂提交了以下证据:一是《拆迁补偿协议》,二是信访事项回复。证明金马厂于2019年9月才拿到协议复印件。

镇政府答辩称:第一,双方签订的拆迁补偿兼具行政与合同的双重属性,根据原告提供的权属证明等材料对房屋、资产等进行评估,达成协议,签订程序合法;第二,该协议已经实际履行。原告在2017年11月1日领取了被告支付的部分拆迁款300万元。

为此,镇政府提交了以下证据:《拆迁安置协议》、授权委托书复印件、新孟河拓浚项目房屋确权流转表、拆迁评估报告等。

2020年4月16日,新北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记者通过视频旁听了庭审过程。

经庭审质证,对金马厂提交的证据,镇政府代理人无异议。

庭审:案涉协议是空白协议,拆迁程序也违法

对镇政府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及合法性,金马厂的代理人并不不认可。因为彼时,金马厂委托代理人签协议时,拆迁公司工作人员仅在“合计”一栏用铅笔写了1380万元,以及金马厂的公章和授权委托人的签名外,其余内容均是空白的。而且这份空白协议,拆迁公司当时也没有给金马厂。

对于镇政府提交的企业搬迁补偿资产评估报告、拆迁场地勘察报告、房屋拆迁估价报告三份材料,金马厂的代理人也不认可,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认为2016年拆迁主体没有取得征地批文,无权对房屋进行拆迁安置工作,被告作为受委托的单位委托评估公司的行为无效。而且,三份评估报告的评估公司均未履行法定的招投标程序,且评估公司做出后未向原告公示。

开庭后,金马厂的律师向法庭提交的代理词进一步阐述了这个问题,认为西夏墅镇政府在未取得征地批文、未进行征地公告、未组织听证及公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情况下,就直接组织实施了占地拆迁行为,其所签的协议属于《合同法》第52条第五项规定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情形。

根据《行政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行政机关对于是否具有法定职权、履行法定程序、履行相应法定职责以及订立、履行、变更、解除行政协议等行为的合法性承担举证责任。

庭审过程中,镇政府承认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时尚未取得征地批文,也未对拆迁事项履行公告程序。显然,西夏墅镇政府签订协议的行为不合法,在自身不具备法定拆迁主体资格的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委托拆迁公司、评估机构的委托行为自然也不合法。

据了解,庭审结束后,西夏墅镇政府也未能提交符合证据形式要件的征地批文、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证明等。

判决:认定先征后批又称涉案协议不明显违法

对于以上争论,法院是怎么认定的呢?判决称:根据《常州市新北区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安置办法》第27条的规定“拆迁生产性企业,由属地镇(街道)牵头成立企业拆迁工作组,拆迁劳务单位、评估单位、审计单位、拆迁人和区征收办、区房管局参加,相关职能部门现场监督”,并规定了补偿方式、面积认定、土地补偿、设备搬迁处置补偿、特殊物补偿等,还就企业涉及拆迁特殊情况,规定由拆迁工作组会商后提出处理意见。故上述规定与案涉协议中的补偿项目相对应。涉案协议不存在重大明显违法。

法院还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协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条规定“行政协议无效的原因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消除的,人民法院可以确认行政协议有效”,“本案查明事实表明,新孟河拓浚工程所涉集体土地征收确实存在先征后批情形,但集体土地征收的审批手续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备”。据此认定原告诉请确认补偿协议无效,于法无据,判决驳回原告金马厂的诉讼请求。

如此判决,金马厂负责人徐红英和代理律师均不能接受,立即提起上诉。上诉认为:

第一、动迁指挥部不是拆迁主体,无权制定拆迁补偿安置办法。《常州市新北区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的制定主体是常州市新北区征收(动迁)指挥部,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有权制定拆迁补偿标准的主体应为房屋征收部门,且该征收补偿方案需经市、县级人民政府进行论证并予以公布,征求公众意见后方能施行。显然,动迁指挥部不是拆迁主体,无权制定拆迁补偿安置办法,其制定的文件是违法的,更不能作为拆迁依据。另外,作为构成《常州市新北区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重要组成部分的的拆迁补偿标准的五个附件,被上诉人一直未能提供,上诉人对五个附件的内容一无所知,被上诉人也未能提交作出补偿安置标准的合法依据。

第二、案涉评估报告已超过规定可使用期限,不能作为拆迁补偿的依据。从安置补偿决定的内容来看,落款时间为2018年11月,而被上诉人庭审中提交的两份评估报告有效期为1年,自2016年9月17日起至2017年9月16日止,已超过有效期。

第三、认定复印件具有法律效力,不符合证据规则。一审法院在镇政府没有提供原件核实,也没有要求镇政府说明复印件来源并核对无误的情况下,就认定镇政府补交的《常州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方案公告》《常州市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复印件具有法律效力,显然不符合证据规则。况且,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只要是行政机关提交的书证复印件,就视为原件。

退一万步讲,假设上述两份公告的内容是真实的,根据《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征地公文、补偿安置方案也应向公众进行公告。原审中,镇政府没有提供上述两份公告已经履行公告程序的公告证明。那么,法院就认定“集体土地征收的审批手续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备”,依据何在?

这起可谓艰难的民告官案,9月8日将在常州中院二审开庭。徐红英希望常州中院能真正查明一审存在的诸多问题,排除干扰,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责任编辑:蒋杰]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886号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